骚货操烂你胭楼记,我真是大神医地狱神探

“啊啊.你是个死女孩,像驴子一样倔强。说,十卷就十卷!”

“你什么时候带我?”

“明天,明天,今天太晚了。现在你抄十卷给我!”

“刚才不是给了你十卷吗?十多卷,下次!”

“这十卷算不算?”

“当然,为什么不呢?”

“……”仙僧。

默默地转身,又回到书房去研究唐的那十卷,默默地为他抄写着。我家姑娘的片子不好拍!

在唐岱和大和尚无数次的打斗中,日子悄悄溜走了。当唐岱数次出山,经书抄到80卷时,大家都穿着厚厚的棉衣,唐家村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在去长安县唐家村的路上,唐风和何在雪地里相遇,并驾着马车上路了。他们从北京开车回家。

两个人在外面辛辛苦苦干了两年,和农业部的人一起,成功推广了丰南县的双季稻和三季稻!

再加上今年天气好,全国水稻大丰收,每个政府、县报喜的折子像雪花一样飞进皇宫,飞到钱丰俞军皇帝书房的书桌前。读完冯的奏章,大喜,命桂公公将爇传入宫中,与他商议赏赐功勋最大的农业部和唐风诸人。

“大公子,行了十天,终于要到家了!幸好雪不大,不然我们会被堵在路上!”开车的斋藤优子看着路两边熟悉的风景。他有点激动,在车厢里和唐风聊天。

“是的,这忙碌了两年,我终于回家了。虽然这不是回老家,但是小姐姐的辛苦并没有白费,我也没有辜负她的心。”

“是,夫人,小夫人想知道皇上给你做官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

“哦.看,过了飞来寺,快到了。”唐风心里没什么时间,就急着回家回唐家村。

他斋藤优子的想法和他一样。他有心把马车开快,又因为路上的博雪,不得不开稳!

“小姑娘,小姑娘,你是小姑娘,谁?你对老师的胃口还不够大吗?你不是说都抄了吗?我怎么看着不对!佛经不止八十部,我想还有其他的。请给老师抄!”

老和尚洪亮的声音从二楼的书房传来,响彻整个唐家的楼上楼下。厨房里,陪王婶包馄饨的唐岱抽着嘴假装没听见,继续干活。

“小小姐,你几岁当老师了?我看他胡子头发全白了,像个孩子,整天跟小娘子呛着!”王婶听了,抬头问唐岱。

“他!王阿姨,我想说他的年龄。你信不信?老人就是这样,年龄越大越像个孩子!”

“是的,我记得我家小时候也有一个老人,活了一百年。他太孩子气了,站不起来,脾气很怪。他的孙子们别无选择,只能事事跟着他,吃什么,给他拿什么,和他一起去。还被他养着。”

“呵呵.真的。我师父只受我欺负。我有很多方法来惩罚他。王阿姨,何叔这两年不在家,把你家拆散了。本来你家跟着我只是为了一家人,结果却天各一方。今天是腊月初一,不知道哥哥和何叔在哪里。你回北京了吗!”

“小小姐,你又善良了。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是当家里人知道我们过得很好的时候,我们就很满足了。是的,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这房子下雪了,北京该下雪吗?”

“唐小妞,丫头片子,你上来就是为了老师,又在那里装聋作哑的,对不对?我听到你在楼下说话。快点上来,把这本书的其余部分都抄给老师。你再不上来,信不信你就给老师拿药,毒耳朵让你听不见,臭丫头……”

“有耳朵真好。我们能听到这个声音!王阿姨,剩下的不多了。你自己打包吧。我去楼上。如果我再不去,我的主人会发孩子的脾气。一旦他犯了错,我就得自己努力去煮。”唐黛无奈,把馄饨皮放在手上,和王婶打了招呼,上楼去抄经书。

二楼书房里的仙僧听了小徒弟的话,去了三楼的书房,知道她在抄经,就不说话了。

在外面,经过长途跋涉,唐风的主人和仆人终于到家了。他们把马车停在他们家门口。唐大圭,谁听到马车,跑出来,看到这是唐风。他正忙着打开他家的大门。

“叔叔。你最近怎么样?”唐风下了马车,和唐打招呼。

“嗯,挺好的。你一路辛苦,冻死了。快进家,你妈昨天还在唠叨,说小洼子院一放假就出去读书了,还没回家。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想你。”

“啊.我妈妈。小姐姐呢?”

“大公子,你回来了?老婆去了豆腐坊,小姐上楼抄经书给师父。我会打电话给他们。”

“王婶,你不要走,等我上楼去看看小姑娘,豆腐坊那就让小敏去吧。何叔叔,停下马车,进屋休息。好久不见了。跟王阿姨说。”

“表哥,你回来了?快坐下,我给你倒茶,我给你姑姑回电话。”

王在医院喂完鸡鸭进屋,看见堂弟唐风回来了。他跟唐打了招呼,洗了手去泡茶,给唐泡好茶后,就去豆腐坊给李打电话。

楼上默默抄经的唐岱,听到楼下的动静,仿佛听到了大哥的声音。她放下笔,下楼去了。

“大哥,你回来了?今天下雪了,你能走在路上吗?”唐代正站在楼梯上。

“啊,小姑娘。路还行,雪不是很大。”唐风抬头看着妹妹,她已经快一年没见了。她越来越好,忍不住宠溺的眼神。

“大哥,你又长高了,一米八了。哇,我刚到你的胸部高度。哎,看得出来我还在慢慢成长。”唐岱走到大哥跟前,和大哥比了比。

“啊.你是个女人,跟我比?男人要高一点。”唐风笑着摸了摸唐岱的头,笑了。

“大娃子,你终于可以回来了!我妈就去村口看看,盼你回来。”李兴奋地从外面走进来。

“妈妈,我回来了!”唐风走到李面前,拥抱了激动的李。

三人坐下后,李开心的看着大儿子,看着他眉眼越来越像他爸,心里更是嗟叹!这孩子一眨眼就成年了。

“大哥,你现在在北京是什么情况?现在两年了,水稻已经普及了。皇上还有什么进一步的钦差吗?”

“是啊,皇上宣布我入宫了,说我栽培水稻功不可没,正式授予官职。”

“哇!大哥做官?皇帝封你什么官?快说,快说。”

“皇上让我进詹师傅。其实这一次,冯世子帮了我。在皇上宣布我入宫之前,冯世子来找我,告诉我皇上封了什么,我就遭殃了。不要拖延。入宫后,我按他说的做了,皇上确实很高兴。我不知道詹师傅在干什么,问了才知道。”

“大哥,詹师傅做什么?我以为皇帝想让你进农业部,那是工商部下专门搞农业的。你为什么没考上农业部?我的打算是让你进农业部。”

“詹师傅负责协助王子。太子冯没有告诉我皇帝的意图,我也不敢推测神圣的意义,所以我拿了玉玺。暂时在詹世福手下的主簿堂工作,官职从七品。皇帝说:“我现在还在专心读国子监,希望明年秋天能得奖。“。只有以后才能更好的为皇帝服务。”

“所以,皇帝的生命不能被侵犯。这是唯一的办法。但是,大哥,恭喜你。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如愿以偿。我家以后就是管家了,但我的身份更不一样。我是唐主簿的妹妹!哈哈……”唐岱得瑟地笑了起来。

“是的,是的,我的大娃子终于熬出来了。真的不容易。我明天要去你爸的坟前烧香,告诉你爸让他开心。还有,腊月二十瓦子生日,我们要设宴庆祝。”李一听,高兴得抹不下眼泪,家里终于生了一个只比县长小一点点的官员。

“妈妈,我们不庆祝了,我得保持低调。等我努力了,明年年中养,一起庆祝,好不好?”

“这个.你这孩子,长得像你爸,性格也像你爸,为人处事不喜欢张扬。姑娘,你怎么看?要不要办个酒席?”

“妈,既然哥哥不想放,那就算了,等明年大哥来了,咱们好好大摆一摆。还有,妈妈,别忘了,我们为什么要让我哥这么努力去当官?这个腊月哥哥十七岁,明年哥哥十八岁!宁姐姐比二姐大。如果她没有失去母亲,没有人会为她安排婚姻。估计早就订婚了,这个时候等不及大哥了!”

“哦,是的,还是个小女孩,你记得,我忘记了这份幸福。你说大娃子?你打算什么时候求婚?哦,下雨前我没看到那个小女孩有什么问题,我就同意了。可是,知府宁会同意吗?姑娘,我的心在打鼓。我家去求婚怎么办?”

唐风听着小姑娘和妈妈谈论着自己和宁的婚事,然后又笑了。他努力了这么久,不是为了她吗?他是个男人。没什么可扭捏的。

“妈妈,我怎么能看着你比大哥更紧张呢?放心,宁叔叔会同意的。他非常感激他的大哥。而且,老大哥现在可以说是圣宠了。这个时候走就好。”

“那就好,那就好。大猥琐,小姑娘,谁会被派去提亲,守住这条线?直接派媒人岂不是很好?”

“妈,我还没想到合适的人,等我想想。”唐想了想没有合适的风格。宁知府毕竟不同于常人。他必须找到一个身份。

“妈,我想到一个合适的人,但是那个人现在不在长安县。我得联系他才能决定。”

“那行,你们两个考虑一下,等牵了线之后,我们就正式送媒人。大洼子,你一路累。这话说一会儿就上楼休息。晚饭做好了,就可以起来再吃。”

“很好。我上楼了。”

第二天早饭后,李准备了十几样上坟的菜、点心和水果。唐风还买了长长的鞭炮,准备了金元宝、银元宝和三根香,堆在纸上,去唐二贵的坟前报喜。

这本书首先由潇湘书院出版。请勿转载!

.新版本,更快更稳定的更新。

“八卷!”

“十五卷!”

“没有别人惹我,不光是主人,你也惹我!哼,不想抄。你出门,我得看书才能发出不好的情绪。”

“我.我哪惹你了?你说你必须为了老师而改变。只要能让你好受点,我一定改。”

“师傅,你说话算数吗?”

“啊.那太少了,二十卷,一次二十卷。”

“十卷!”

“二十卷!”

看着师傅的手,还是当时为了救爷爷,找哥哥和小仙女和尚帮忙的时候,我给他们抄的佛经都翻过来看着拿在手里。我不禁想了想。我有!

他不顾仙僧,回到书房,拿了笔,铺好纸,开始默默写佛经。这次最美的书叫《华严经》,是近代佛经中最华丽的一本书。只有前十卷是默写的,后面的看不到,心里痒痒的。哼,为了读完整部佛经,你得乖乖带我去。

当唐岱手写完《华严经》的前十卷时,她走进书房,没有说话,递给主人,转身走出书房,独自去工作。

“数,数,数。”

“好,你带我去山里玩,拿一次,我抄十卷经书给你看。”当唐黛看到自己的目标达到了,就在心里提出了条件。

“哦,小丫头,你跟老师说话,谁让你心情不好的?我会打他,帮你出去。等你心情好了,就把经文抄给我。”

哦,我在假装。高手就是装逼高手。唐岱翻了个白眼,腹诽道。

“我三岁的时候?哄我!不,这次你什么也没说。”仙僧转身背对着唐岱。

唐岱见今日师父这般得意难耐,不吭声了,却又要走。我该怎么办?站在那里翻白眼,想对策。

唐岱还是不理它,只是低下头看书。仙僧推门,见唐岱正在看书,又和她说话。

“死丫头,为师你没听见吗?你只要把它放在我身上。这本书的背面呢?嗯?”

“主人,你不要背对着我,不理我?你为什么又乞讨?我不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我心情不好,记不清后者了。”

一个小时后,正在书房看书的唐岱,听到主人“踏”上楼的脚步声,勾着嘴,装作不知道,依然低头看着书。

“小姑娘,为什么这经文只有几个?还有别的吗?在哪里?我赶紧给了老师。”还没等仙僧推门,书房门口响起了他的声音。

“主人,你想去找到紫芝的地方吗?在家无聊吗?我陪你上山!在家读佛经有什么意义?”唐代进了书房,看了看房间里老僧的集中老师,开始试探他带她去山上。

“不去,没一点负担就不去。”仙僧不要过度。

“主人,好老师,可爱的老师,你带我去吧!你看,你上次带我,你找到了紫芝,几十年都找不到的紫芝。也许这次你能遇到好东西!”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炮弹飞车国语,孩子吃奶老公吃下面

“幸好它没有爆炸,只是裂开了.天还是热的,你吃吧。” …… 在姐姐大眼睛的注视下,吃着有点温度的鸡蛋,重新体验着这童年的场景,林焕乐其实是被感动到不想要了,然后心里对高考失利的愧疚更深了.

神经侠侣国语爱爱描写,撩妻入室boss好猛图片

着急的许云东决定速战速决。 但听到,却是令他浑身一震。 “徐叔,逃跑是你的私事,但是请你不要把我的家人拖下水,所以我最后再说一遍,请你把一万块钱还给我!”

醉生梦死的那一夜,金鳞岂是池中物侯

…… 两人告辞,应该是准备走了,林欢乐和郑世江坐下,两人小心翼翼地捋了捋所有的细节,又跟高姓荣成反复确认了一下,然后算是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