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男友一见我就不停的要我,甜1V1高HHH

“我全都记得。”

“啊?”肖伟奥克蹲在床边,好奇地看着她的妹妹。“你觉得呢?”

“邓亚恒绑架我虐待我,我记得。”

“什么?”肖伟奥克好像一震,半晌没反应过来,“绑架?跟我姐夫是什么关系?”

“邓亚恒绑架了我,他呜。”

看到周晓又哭了,肖伟奥克没有再问,抚摸着她的背。

“姐姐,你还想到什么?”

“太可怕了,我不想,他又来找我,他说,只要他活一天,就不会放过我,怎么办?他一定杀了他,因为他一定发现了!哥哥,哥哥会出事,我该怎么办?”

“姐姐”

“快走吧,回伦敦就安全了!”

周晓真的站起来想走,但肖伟奥克一直试图安抚她,但没有任何效果,所以她不得不跟着她出去。

但我一开门,邓亚恒和邓亚杰就在外面等着。

“小李,”邓亚恒非常担心地看着她。“怎么了?”

“邓亚恒你这个魔鬼!你没折磨我两年吗?“别管我,”周晓哭着恳求道,“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你在说什么,萧炎?”邓亚恒伸手去扶她,但周晓连碰都不让他碰,于是他缩在肖伟奥克后面。

“萧炎。”邓亚贞也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看着受惊的萧炎。“你怎么了?”

”“周晓的声音很微弱,他的手紧紧地抓着肖伟的衣服。“你准备帮邓亚恒把我抓回来?”

“啊?”邓亚贞听不懂,“抓你?”

邓亚杰满腹疑惑,转头盯着弟弟。他在这段时间里做了什么,以至于周晓反抗并且非常害怕?

“我真的不知道!我刚才还以为她误会我了,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

肖伟又叹了口气。“姐姐说你绑架了她,虐待了她。现在她回来找她逮捕她,继续虐待她。”

“我什么时候虐过她!”邓亚恒委屈极了,无奈地舔了舔嘴唇,然后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地跟萧炎说话,“萧炎,发生什么事了?嗯?如果你生气了,你打我,你跟我争,至少让我知道该怎么做。”

“别过来。”

肖伟奥克被周晓拖着,她总是像盾牌一样左右摇摆。

“姐姐说她记得过去,就是你绑架了她。”

“什么绑架?这不就是你编出来解释她生活的吗?”邓亚恒真的要崩溃了,质问小的家人。

“我不知道,但是我哥哥没有跟着我。这个我怎么解释?”

邓亚恒突然抓住肖伟橡木的衣领,把它拉了起来。“你担心什么?这些都是你安排的吧?”

姐夫

“你为什么还叫他姐夫?他是敌人!”周晓大声向弟弟抱怨。

肖伟奥克突然觉得自己是如此无辜、软弱和可怜,他不得不闭嘴。

“周晓!我是怎么绑架你的?你真的会想起过去吗?那你要知道根本就没有绑架。”

“是你!是你绑架了我!我高中刚毕业,和我一起环游世界。到了上海就遇到你了。”

几个人听着奇怪,这些东西在哪里?

“你说,你看上我了,然后”

周晓越说越激动,咬着嘴唇哭了起来。

“那怎么了?嗯?萧炎?”邓亚恒也被毁了,就把故事全说了。

“邓亚恒,如果你强,我就虐我。如果我拒绝你,你会把我扔到池子里,让我挣扎。我根本不会喝水!每次你都差点死掉,让我被捞出来,逼着我求你。你带回来的女人每次都不一样。你还说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很尴尬,你就奖励我吧。我很尴尬,所以每次我惩罚你,说只要你不死,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我!”

周晓说着抽泣起来,但邓亚恒真的没有画面感,这一切都太不自然了。

“后来你发现我怀孕了,就打我孩子。”萧炎哭着抬头看着邓亚恒。“你还有什么人性!”

邓亚恒扯起嘴,冷冷一笑。他非常锐利地看着萧炎。“还有别的吗?”

“我哥哥很难找到我并把我带回来。我也遇到了我喜欢的人。”萧炎委屈地看着邓亚杰。“你也知道绑架,对吗?所以你拒绝带我回上海,也不让我见你的家人。他们提到你哥哥还是那么紧张。”

邓亚恒咬着牙对着萧炎一直盯着的邓亚杰。

“我知道,邓亚恒当初逼你,我哥跟我说的。”

“该死”邓亚恒咆哮道,这两天他为什么要联系?

“白是沈斐南的人,是你要找的人!”周晓鄙夷地看着邓亚恒,这让他更加心疼。“也是因为你想保护我,你才杀了他。”

“够了!”

周晓仍然拒绝邓亚恒,甚至拒绝和他共用一辆车。邓亚恒只能用自己的车紧紧跟着他们。

邓亚杰坐在前排,而坐在后排的周晓始终没有放开肖伟奥克。她缩在他怀里,一路颤抖。即使在山中央,她也不想下来,自己走一步。

虽然内心很不情愿,但周晓现在真的很激动,所以先离开这里很重要。

钟芝清正要离开时,被邓亚恒拦住了。看着他现在眼中的杀气,钟芝清停下来,看着他们离开。

黄镇悄悄地走到钟芝清的后面,看着他们进入电梯。

“嗯。”

“说得好,汤口归我,S归你。”

钟令清没有回应,望着电梯深吸了一口气。

周围一片哗然。这个女人疯了吗?

“怎么回事?”邓亚杰也很惊讶,看着坐在地上和肖伟奥克一起哭的周晓。

“好好照顾她,她怕水。”

“邓亚恒是怎么提前到的?”钟芝清盯着紧闭的电梯门问道。

黄伟很淡定。“没关系,你们都安排在那里了吗?”

“!带我走,带我走,快走。”周晓被埋在肖伟的橡树怀抱里,哭了出来。

肖伟奥克也很尴尬,抬头看着她的姐夫。邓亚恒只是叹了口气,向他点点头。

肖伟立即跳出来,紧紧地握住小李的手。“姐姐,哥哥没来。”

” “周晓委屈地看着弟弟,突然哭了起来,”,呜”

“我会讲东西的!”

邓亚恒不甘心的叹了口气,回头继续盯着周晓。

“别生气,萧炎。”

“怕水?年前去温泉的时候不好吗?”

邓亚恒瞬间就火了,转头盯着邓亚杰。

看着周晓惊恐的眼神,邓亚恒愣住了。这不是普通的愤怒。更像是恨他。

《小李》

“走开!兄弟!兄弟!”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炮弹飞车国语,孩子吃奶老公吃下面

“幸好它没有爆炸,只是裂开了.天还是热的,你吃吧。” …… 在姐姐大眼睛的注视下,吃着有点温度的鸡蛋,重新体验着这童年的场景,林焕乐其实是被感动到不想要了,然后心里对高考失利的愧疚更深了.

神经侠侣国语爱爱描写,撩妻入室boss好猛图片

着急的许云东决定速战速决。 但听到,却是令他浑身一震。 “徐叔,逃跑是你的私事,但是请你不要把我的家人拖下水,所以我最后再说一遍,请你把一万块钱还给我!”

醉生梦死的那一夜,金鳞岂是池中物侯

…… 两人告辞,应该是准备走了,林欢乐和郑世江坐下,两人小心翼翼地捋了捋所有的细节,又跟高姓荣成反复确认了一下,然后算是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