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文禁忌np,寒战迅雷下载水真多!

“琼花,我为你着魔了。如果我还有来世,我会惩罚你,因为你花了一生的时间试图通过我,好吗?”

也许是因为她知道她不能一辈子和他在一起,或者是因为她真的看透了红尘。当她再次见到他时,除了告别和绝望,她的眼里没有半清醒的爱。

她眼中的绝望使他的胸膛看起来像是被火烧过一样。他还没有调整好自己平静的心情,但他看到她已经转过身,毫无留恋地跳下了整个仙台!

“仓阁——”

那一刻,琼花意识到了什么是心碎,什么是和她的眼睛一样的痛苦和绝望!

不要。

她不能死!

琼花跳起来,想和她一起跳下仙台,但从仙台下面,有无数朵盛开的鲜红曼多沙华挡住了他!

下面,隐约传来她自嘲的声音。

“琼华,如你所愿,我就不打扰你了。”

“编号——”

他脸上掠过一丝寒意,他慢慢伸出手去擦了擦。那是眼泪.

胸口,有什么东西死了,闷,重,重。

当仙界到来时,曼托沙华慢慢凋零,最后,琼华被自动释放。

琼花一瞬间就倒在地上,天帝看到这一切,不得不让大家下去。当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天帝终于开口了。

“琼华,事实上,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

琼华一直坐在地上,她的眼睛缺席和沉默。

“想成为恶魔的人其实不是歌,而是你。”

琼华慢慢抬起头,她的眼睛是红色的。

“你已经动了你的感情和欲望,仓松是你的恶魔。她死了,没有转世,所以你可以没有恶魔,不会走上神奇的道路。”

“为什么!”

但转眼间,琼华已经把皇帝按在地上,用猩红的眼睛抓住他的裙子。

“你知道她是无辜的!你为什么故意激怒她跳下不朽的舞台?为什么?”

起初,天帝对琼花失去控制感到愤怒。后来,他觉得自己杀了琼花最有价值的人。他生气是正常的。

“就像我说的,只要她还活着,被爱情迷住,那就只有你了!”

“混账!”

狂打天地后,琼花叫天地离他远点。汉武帝甚至成了猪脸,只好偷偷离开。

玩累了的琼花,又倒在地上,不悲不喜,不悲不怨,只是静静地坐着。

当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那是因为妖王齐鲁。

“她怎么样?”

琼华只是抬起眼睛,没有做任何其他事情。

“你把她还给我。”

齐鲁发现了琼花,打败琼花比打败天地还难。“你从哪里得到她的?”你还给我!”

没有反抗的琼华很快被齐鲁打得鼻青脸肿,满嘴、胸口和后背都是血。

玩累了,齐鲁松了口气,终于愿意好好谈谈了。

他踩着琼花的胸口,近乎野蛮地说。

“你认为她是因为你的幻气吗?哦!大错特错。她也是女娲当年炼制的彩石之一!她是坠落在极寒之地的红色引魂玉!否则,为什么你认为她有吸引鬼魂的特点?”

生来没有爱情的琼华终于看着齐鲁,而齐鲁带着骄傲的微笑继续说着话。

“想问我为什么知道吗?哈哈,告诉你吧,几万年前,那块通灵玉消失了,因为我动了手!只有当我紧紧抓住她,我才能吸收那些恶魔和灵魂来恢复魔力!她应该是一个古老的遗物,在知道我在利用她之后,她实际上让她的灵魂死去了!我想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天了,但我不想让她离开这个极度寒冷的地方,去天堂。凭借你的力量,她变成了人形!多亏了你的大义和对家人的忠诚,我才意识到,当世界上的鬼魂升入天堂时,她就在你的身边。”

“那么,你是幻化在河神河里的水了?当她沉浸在遗忘之河的水中,她故意让她恨我,甚至天堂和佛陀?”

琼花的声音很冷,仿佛多一个字就能把人冻成一片冰。

“哈哈哈!你真聪明!”

齐鲁狂笑起来。

“她现在完全绝望了。她曾经告诉我,如果你不在结婚那天主动去找她,她会永远忘记你的!”齐鲁说这话时,脸上充满了自豪。

“当我发现她的灵石时,我又铸了一个新的!她不会记得你了。从现在开始,她只会是我,哈哈哈!”

看着齐鲁猖狂离去的背影,琼花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很快就到了他的宫殿!

魂玉破碎时,他曾读到自己是两石相争的兄弟,于是他冲到极冷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了一块鲜红色的灵石!

琼华的眼神更加坚定了!行走是天空的敌人!

公子羽管键琴带着灵石碎片和曼托沙华花看琼花,包括苍格留在天上的东西,都是依法整理的。他大声地念着,但过了一会儿,所有与仓格有关的东西都闪闪发光!

琼花宫门外人很多,每个人嘴里都在说着什么。那些人的声音太吵了,而公子常勤一时听不清那些人在说什么。

直到蒙面皇帝出现,公子羽管键琴才知道琼花此时在做什么。

“琼华!作为女娲留下的一件远古圣物,你不知道如何保护三界的秩序,你甚至想在天空中改变你的生活!”

违背命运!

公子长琴睁大了眼睛,琼华是想,沧歌的复活?

“怪不得……”

公子羽管键琴很有思想。所以,这是有道理的。为什么他会梦见沙华在地狱里的持续转世不允许他再干涉她的转世?

即使这一次,琼花的命运成功地改变了,否则他也不会梦见地狱的景象。

的确,正如他心里所猜测的那样,天地等人并没有阻止他。他成功了,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被训练了几十万年,比现在少了12万年,现在少了56万年!

“你是为什么!你只学习了5万年。你认为你能在雷电中幸存吗?”

天帝戴着面具,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他可以从他的叹息和无奈的语气中看出,此时他的心,按照颜的口语,正在嘟嘟嘟地叫着狗。

“通过什么?如果你活不下去呢?如果我欠他,我自然会还给他。”

公子羽管键琴叹了口气,不想看到这一幕。

“如果我知道今天,为什么我要在开始?”

他不喜欢琼华的懦弱和自私。

因为,因为他犯了和琼花一样的错误,他几乎失去了颜。

一旦画面变了,我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仓阁转世后,她成了一个孤独的女人,在街上卖豆腐。她本该幸福的,但她丈夫因为琼华的出现而羞于离开她。

这时,琼花穿着洁白无瑕的衣服,和被遗弃的女人仓阁站在一起,温柔地看着她。

原来,在仓松眼里,他是唯一的一个。这时,他看着路人和面前的豆腐,却看不见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琼花。

直到夜幕降临,当他帮她关闭摊位时,她终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他。

“主人,那个民间女人因为你已经被丈夫抛弃了,但是她不能回家。现在,你只能睡在街上,靠买豆腐赚点钱来维持两个孩子的生活。你想让女人做什么来放开女人?”

琼华只是笑了笑。

“我不想让你做任何事,做你自己。”

仓松无言以对。当琼华收拾好一切,把重担放在肩上时,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请不要再跟着我,我还是想好好活着。”

“不!”

琼花非常无赖地摇摇头,盛气凌人地从肩上卸下包袱。

“我会永远跟着你,除非……”

仓格听到他停顿了一下,以为他有希望避开他,所以他有点高兴地问。

“除非什么?”寡妇门前有许多是非,弃妇面前也有许多是非!她的家人再也无法忍受她了。她甚至不能回家了!她的丈夫不想要她,婆婆不让孩子见她。

仓格觉得他的心快要碎了。

只要能让他停止追随自己,仓松认为她会做任何事。

“除非……”他停下来,温柔而深情:“你嫁给我。”

“仓格,回来!”

琼花不敢靠近,怕她一靠近,就会跳下竹仙台。

“沧歌!别胡闹了!”

琼花生气了。当琼花意识到他在公共场合生气时,已经太晚了。每个人都奇怪地看着他。

“我不是在鬼混。”

她脾气暴躁,更加固执。

一旦她做出决定,十头牛就不能被拉回来!

仓格仍然像要去灵山一样,闪身闪身说道。琼华不能,所以她只好跟着过去。当我到达竹仙台时,仓格已经站在前面了。

他充满了责任,如此恼火,以至于他一直在仰望身后汹涌澎湃的歌声。

“我不想要你的虚伪!”

仓格冷笑一声,在众位仙家门前当面质问他。

仓格倔强的抬起头,望向皇帝。

“既然他说我是恶魔,那会对整个世界造成威胁,所以我要跳下这个仙台,证明我永远不会是一个抛弃整个世界的恶魔!”

“这不就是跳过仙台吗?”

仓格笑了:“我要跳。”

琼花仍然坚持说:“她对我的幻想破灭了,这是我的原因。我没有教好她,这导致她上了天堂,伤害了无辜的人。这是我的水果。不管结果是好是坏,这一切都由我来承担。”

他的态度是执着的,但他的脸和语气是无情的。

一万年前,在天帝面前,她曾当众向他忏悔,并被他亲自带到刑部。她记得所有的事情!

她仍在想象,自从那些年她被投入地狱,他把她放在他的身体里寄养。这是否也意味着在他的心里有一个位置?

但当我听到他说,“她被我改变了,”她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

“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是什么,但是你还是充满了美德和道德,把我当成你的徒弟,但是我告诉你,我是沙华,绝对不是沧歌,但是我喜欢华洛,不是琼花。如果你不是华洛,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不是他。你不必说你对我负责。”

这时,自从灵山问世以来,几千年前的记忆都涌上心头。

“是的,这是我说的,但那是因为我在她身上读到的东西没有犯大错误。现在,她犯了一个大错误,再次去了天堂,那么她仍然是我的责任。”

琼华走到他面前,挡住了天帝看着苍松的眼睛。他挺直了身子,挺拔而富有韧性。

“琼华!你为什么受苦!”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护士粉嫩木耳13p,小宝贝你里面真湿

虽然身体已经炼好了,但是要用双手打四拳还是很困难的,更不用说一群人来了。最后,我们必须战斗。即使我们削减开支,我们的父母也会受到影响。

妈妈被人操衣秀网,三个同学轮流日妈妈

“你能不能也让奴隶的脸有光?”她失败了,问道。 我不知道皇帝想起了什么,但他用唇角笑了笑,用一点力擦了擦她背上的皮肤,轻轻地笑了笑:“不仅你的脸上有光,你的全身也有光。”

我干了护士后妈,达芬奇密码

唐可心一点一点地看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越来越焦虑。 这时,在的车上,楚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懒洋洋地说:“江口涣,你这么急着带我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风水世家414,长腿叔叔小说

于超已经带着人走了五英里,却发现气味飘到了河边。 说实话,这种异常的嗅觉真的是不科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