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生理课完,我想要你再深一点

“不,不太熟悉,就几个字。”夏天的温暖拒绝了夜晚下沉的提议。

晚上,我瞥了一眼夏日的温暖,慢慢点了点头,“好的,我会派人送你的。”

“这没必要,否则狗仔队会看到并宣传它。”夏暖又拒绝了。

“嗯,早点走,早点回来。”也斯

(本章未完成,请翻页)

沈停止了催动,优雅地擦了擦嘴唇,离开了饭桌,上楼去看安生。

夏暖一个人来到美丽的私人小岛,在安静的客厅里坐下。

这里什么都没变,甚至她的代孕在我的脑海里仍然记忆犹新,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岛的主人已经把它开发成旅游胜地很多年了,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对面,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份合同,递给夏暖签字。

夏暖又看了一遍,觉得除了日期什么都没变。仔细阅读后,她自信地签了名。

她只是想尽快离开这里,但当她签了字准备离开时,她不禁想起了孩子。

“他,他没事吧?”夏暖问黑衣男子。

他指的是孩子。

那人点点头,简短地说很好。

夏暖点头:“那就好。”

温暖的夏天过去了,海风吹在她的脸上,阵阵凉意扑面而来。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它,撕毁了保密协议,把它洒在海面上,看着蔚蓝的海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从现在开始,她会忘记这件事。

她再次戴上墨镜,登上飞船,准备返回费城。

“哎呀!”

在甲板上,一位老人不小心摔倒了。夏暖见了,急忙扶起她。

“奶奶,你没事吧?”

“请帮我在那边坐下。我觉得我不能呼吸了。”老太太讲完后,她上气不接下气,看起来很不舒服。

所以夏暖暖抱着她,走进船舱,找了个地方坐下。

“我渴了。你能给我买瓶水吗?”老太太再次恳求夏雯。

夏暖见她行动不便,自然愿意帮她跑一腿。所以她告诉老太太留在这里等她,她去买水。

夏暖为老太太买了一瓶水。老太太非常感激,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姑娘,我没什么可给你的。这是我写的一部小说。我会给你的。祝你好运。”

夏暖手接过,却有些不好意思接受,老太太坚持要给她要塞。夏天没有办法取暖,所以我得谢谢你,把书放在我的书包里。

回到费城,老太太直到夏天暖和了才分开。

夏天,当我下了游轮,我不得不打车回市中心。在前面,一个带着帽子和胡子的男人向她走来。他穿着黑色的衣服,腰间系着一件休闲外套,显然很休闲,但很令人兴奋。

夏暖站在那里,认出了夜沉。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夜,沉下去,牵着她的手。

夏天甜甜地笑着,把他围了起来。“你不用来接我。”

“如果你不来,别担心。”她把他领进了汽车。

“安生在哭吗?”

“没有,那家伙已经睡了一下午了。”晚上,申思给夏暖安好安全带,问夏暖:“你去对面的岛了吗?”

夏天温暖的嘴角上的微笑是微微凝聚的:“是的。”

夜,沉声若有所思,然后没有作声。

回到费城的家,已经是黄昏,门口

(本章未完成,请翻页)

门口停着一辆车。当车窗摇下时,劳德出现在温暖的夏天和阴沉的夜晚面前。

劳德实际上来到了费城。

罗看了看夜色,沉了下去。”夜幕降临时,你是不是在偷偷打鬼?”我母亲现在正在接受调查。你计划好了吗?”

“我说我计划好了,拿出了证据,然后就没有证据地离开了这里。”夜,沉子没有看着儿子,和夏天温暖的手指,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罗想上前,却被一帮保镖拦住。她看着那两只手十指紧扣,眼里的嫉妒比以前更强烈了。

“等等,夏天很暖和,将来你哭的时候。”洛黛冷笑一声,昂着头上了车。

夏天的温暖洗去了一份疲惫,走出了浴室。

却发现那天晚上申思正拿着一本书在他的包里,他的脸被刻了出来。

“晚上我已经替你把水收起来了。进去洗吧。”夏暖安走过去,看了看:这本书。“这本书是一位老妇人给我的……”她告诉叶她在船上与老太太的会面。

夜,水槽一直沉默着,纤细的手指夹着一张折叠的a4纸。

“夜,你怎么了?”夏雯看着a4纸,很好奇。他立刻想了想,说:“这应该是奶奶的东西。不幸的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和她住在哪里。”

老太太一定是不小心把它夹在书里了,她可能忘了拿。如果这不是一封重要的信,那也没关系。如果很重要,她必须想办法把它还给老太太。

“你去见人,就为了得到这份继承证书?”晚上,沉重的声音像冰一样冷,质疑夏天的温暖。

夏天温暖的心沉了下去,看着夜幕降临,然后看着a4纸:“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

“你为什么假装困惑?”晚上,申思把a4纸递到他手里,站起来,走到酒柜前,拿来一瓶酒,斟满,然后停止喝酒。

心中升起一丝愤怒。

夏暖第一眼看到的是下面的签名,上面写着她的名字,甚至连笔迹都是她的!她顺着签名往上看,只见上面写着六个字,分别是安生的生日、安生与叶的父子关系以及安生享有合法继承权的书面证明。

这个鉴定夹在老太太的书里,但是为什么她的签名笔迹和安生的出生证明会出现呢?

这不是她的,她也没有签名。

“夜,这个鉴定不是我的……”夏天的温暖终于知道了夜晚为何下沉并生气。

“签名的笔迹应该永远是你的,还有安生的生日,还有什么血型等等。都写得清清楚楚,说这不是你的,我才不信呢。”

晚上申思喝了一杯酒,声音嘶哑:“,就算你不找律师做这些公证,我也会让安盛继承我的财产,因为他是我的孩子,而无忧和恩慈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你不必尽全力去做这些事情。”

“我从来没有尽力为安生争夺你的财产。和你一样,我喜欢无忧无虑和善良。我一直把无忧无虑和善良视为我的孩子。我不会偏袒安生而忽视他们,更不会伤害他们。我怀疑是祖母干的。”夏暖悠悠地解释道。

“有人陷害你一次,第二次?”夜,沉声问道,看了她一眼。

(本章结尾)

晚上申思皱起眉头:“你去哪里?”

“哦,我刚去见了一个朋友。他刚从中山来。我想向他打听一下我母亲最近的情况。毕竟,夏衍仍在狱中服刑……”

夏暖接过手里的保密协议,翻看了几页,然后把它放进包里。

夜,沉了回来,只是,无忧和善良还在迈克尔那里,夏暖亲自为他做了午饭。

坐在餐桌旁,夏天温暖,夜晚沉重。

“过几天。你不用担心他们,他们现在恢复得很好。”

夏暖听了一阵欣喜。

“晚上,我下午有事要出去。安生先叫保姆看着,我马上回来。”

对方的态度非常坚定。

“如果你不过来,那我就把你当成违约了。那时,这不是补偿的问题,而是……”那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你现在是黑夜的妻子了,难道你不怕败坏黑夜的名声吗?想象一下,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也斯娶了一个卑微的代孕母亲为妻,却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无论如何,你只是失去了他的脸。”

“你……”夏季供暖想骂人。

晚上,申思喝了一口,感觉很美味。“我妻子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从那以后,我会每天给你做。”夏雯握了握他的手。“无忧无虑和善良什么时候回来?”

她抱着安森从秋千上站起来,走向卧室。

她把保密协议藏在盒子里,她打算撕毁它。

夏日温暖的心情有些低落。“保密协议似乎是不确定的,所以告诉你的主人,我不会透露半个点。”

“不,为了安全起见,你必须过来签一份新的!”

那个岛是一个私人岛屿,她不知道它的名字。然而,在她为雌性宿主的人工生命中,她总是在那里,包括和雄性宿主在一起.

夏天温暖的整个心情是不好的,闭上你的眼睛,但你所想的是那个漆黑的夜晚,那双像星星一样闪亮的黑眼睛能看穿她。

她的呼吸有些不顺畅,所以她慢慢地把手机放进口袋,若有所思。

夜,沉知道她过去的事情,只是,外面的舆论可以杀人,如果她的代孕被捅出去,夜,沉的脸往哪里放?

“你应该知道,签署协议的地方就在那个岛上。”

保密协议的四个字让她回到了那个悲惨的过去。

因为她有安心、善良和安心,所以她忘记了孩子,但是当对方提到这件事时,她觉得她听到了孩子在她耳边大声的哭喊。

她从未见过这个孩子一次。当她虚弱地生下孩子时,她试图去看他。然而,医生和护士没有给她机会,直接把孩子带走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护士粉嫩木耳13p,小宝贝你里面真湿

虽然身体已经炼好了,但是要用双手打四拳还是很困难的,更不用说一群人来了。最后,我们必须战斗。即使我们削减开支,我们的父母也会受到影响。

妈妈被人操衣秀网,三个同学轮流日妈妈

“你能不能也让奴隶的脸有光?”她失败了,问道。 我不知道皇帝想起了什么,但他用唇角笑了笑,用一点力擦了擦她背上的皮肤,轻轻地笑了笑:“不仅你的脸上有光,你的全身也有光。”

我干了护士后妈,达芬奇密码

唐可心一点一点地看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越来越焦虑。 这时,在的车上,楚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懒洋洋地说:“江口涣,你这么急着带我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风水世家414,长腿叔叔小说

于超已经带着人走了五英里,却发现气味飘到了河边。 说实话,这种异常的嗅觉真的是不科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