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是一个大染缸

社会是一个大染缸

人们常说社会是一桶染料,它是无底的。不管谁经历了这个大桶的洗礼,他们都能学会生存。

人们经常把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比作一张白纸,给社会的大染缸增添色彩,这样他们就可以脱颖而出,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

说到染缸,我认为只有北方边境的大城市,上海,广州和深圳才是无底的染缸。它无尽的染料改变了每个来到这些城市的人。然而,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人们从未真正涉足大城市。他们的白皮书只有几个潦草的笔画,但他们看起来很无辜或无知。

在我看来,仍在学习的年轻人正在删减他们自己的白皮书。他们在校园里学得越多,他们的白皮书就会越大越长。白皮书越大,他们进入社会后能捕捉到的颜色就越多。不懂教育和知识的人毕竟只是一张小纸。

走出学校大门,走进社会大门,就是把自己的白纸放进一个彩色的染缸里。

大多数人的第一次染色是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不同的工作环境会带来不同的颜色,因此每个人的想法会逐渐走向不同的轨道。总之,这是社会的启示。它脱离了学生的身份和思想,变成了一名社会工作者。

第一次染色大多是被动的。我们根据第一份工作的环境、氛围、同事和其他因素有倾向性地改变自己。我们不知道对错。我们不知道什么叫做。我们蒙着眼睛蹒跚前行。此时,我们忘记了以前在学校的理想,想要站稳脚跟,给自己第一个稳定的站,然后静静地等待下一班火车。

有些人喜欢过简单舒适的生活。有些人喜欢迎接挑战,勇往直前,而另一些人,即使进入社会很长时间,仍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的目的.

大城市深圳的大多数人都是带着远大梦想来到这里的农民工。他们努力工作,终于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了巨大的差距。一些人带着暗淡的心情离开,一些人咬紧牙关坚持,而另一些人重新发现了正确的方向,走向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染缸里的颜色不一样,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在每张白纸上染出不同的颜色。只有越来越长的白纸才能在这个染缸里沉得越来越深,捕捉到越来越丰富的色彩。当你比别人有更多的颜色时,你就成了别人口中的“操作者”,这个所谓的“操作者”经历了许多挫折和失败。

环境可以改变每个人,抚平每个人的菱角,铺平每个人的道路。

在这种不可逆转的环境中,所有人都被动地被染缸里的颜色所污染。有些人还会用这些染料在他们的白纸上添加色彩和精美的图案。我认为这是每个人的爱好和专长。

喜欢写作的人可以写一篇令人满意的文章。喜欢绘画的人可以画出一个令人生畏的商陆根。喜欢唱歌的人可以跟着音乐一起唱。喜欢爬山的人可以在山顶上大汗淋漓地呼喊.

每一个积极的行为都可以被视为在自己的白纸上画出一个美丽的图案。它与众不同,嫉妒他人。这比被动涂鸦式的彩色线条好得多。

即使他们已经在社会的染缸里,一些人仍然在学习和提高他们的知识素养方面不断进步。这也是他们自己的白皮书不断增加,以便他们可以更深入的染缸。

事实上,我想说的是,我们应该不断丰富自己,让自己有更多的能力。除了被动学习,我们还应该主动改变自己,打开尘封的记忆,找出以前的理想和爱好,利用它们,给自己增添更多的色彩和精致的图案,让自己与众不同。每一次努力都是一种小小的成就感,许多人会上瘾。

让我们与众不同。白皮书在我们手中。如何画它取决于你和我。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炮弹飞车国语,孩子吃奶老公吃下面

“幸好它没有爆炸,只是裂开了.天还是热的,你吃吧。” …… 在姐姐大眼睛的注视下,吃着有点温度的鸡蛋,重新体验着这童年的场景,林焕乐其实是被感动到不想要了,然后心里对高考失利的愧疚更深了.

神经侠侣国语爱爱描写,撩妻入室boss好猛图片

着急的许云东决定速战速决。 但听到,却是令他浑身一震。 “徐叔,逃跑是你的私事,但是请你不要把我的家人拖下水,所以我最后再说一遍,请你把一万块钱还给我!”

醉生梦死的那一夜,金鳞岂是池中物侯

…… 两人告辞,应该是准备走了,林欢乐和郑世江坐下,两人小心翼翼地捋了捋所有的细节,又跟高姓荣成反复确认了一下,然后算是松了一口气。